16. 上古血咒
底色 字色 字号

16. 上古血咒

    玉玑子不欲再逗元澜了,本意就是想吓吓他的肆意妄为而已,没必要太过了。

    他在元澜的额间轻轻一点,元澜又变回了一只白毛兔子。只是这次的小兔子却没有乖乖地任由玉玑子去抱,而是当场撒开腿就想跑。

    玉玑子莞尔一笑,摄住快逃到门边的兔子,揪起后脖颈,丢回了笼子里。

    元澜害怕,在笼子里的瞎撞,听玉玑子俯身拨了拨他的耳朵,心情大好地说:“小笨蛋,别担心了,我是不会吃了你的。今日为师与你说了许多话,已然乏了,你就继续在这里思过。什么时候将我说的想通了,想透了,我再放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师父?呜呜——师父怎么也学会唬人了啊!

    但师父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……都有好久没见过他像今天这样笑过了。

    小兔在笼子里搓搓手,趁玉玑子还没转身,握起小拳和他的手掌碰了碰,耳尖喜悦得一颤一颤的。

    玉玑子猝不及防地挨了一击兔拳,以为元澜这是在反抗他,遂用大掌包住了兔爪,眯起眼威胁道:“看来二十二鞭是打轻了,我们元元还在惦记。行,纸人我收着,以后每天十鞭给你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啊?每天十鞭?师父!不要啊师父!

    笼中的小兔动了动短小的圆尾巴,发觉今晚被抽得火辣辣的屁股更疼了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日,元澜都关在玉玑子处。虽说能和师父单独待在一起很开心,但每晚都要挨打也不太好受。有时候元澜挨完打趴在床上,玉玑子给他上药,元澜一不小心说错话,那屁股上冷不丁地又要再来几道。

    玉玑子严厉,管得元澜蔫巴地就像菜地里晒干的苗儿,只敢偷偷向窗边张望,眼里写满了渴望自由。

    他勾不到师父的腰也就罢了,可不能先把自己给赔进去了。这多不划算啊!

    石天惊多次收到元澜的求救,最后终于找了个由头同玉玑子商量,说是不要耽误了元澜的功课。玉玑子没说什么,但当晚就准许元澜明日去上晨诵了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一只三足乌穿过凰竹林的结界,在风声摇荡的竹林间振翅。

    玉玑子立在门前,伸手接下三足乌落下的一支金羽。他拧断羽管,倒出了里面的针纸展开,大致浏览了一遍上面的内容,脸色不禁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元澜听到外面三足乌的声音,不知是何人在与师父私下传信,便故意拿起一柄木梳,趁玉玑子还在看信时,猛地从后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师父!师父给我梳头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元澜嘴里说着这话,眼睛却逛了一圈儿,想瞧瞧那封信上写了什么。玉玑子收得快,元澜计划落空,只看到“逍遥”二字,但也足够使他不悦的了。

    怎么了?神神秘秘的!想抢走我的师父?那没门儿!

    玉玑子不疑元澜的真正目的,以为他又在撒娇,斥道: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总不会还要为师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~”元澜不松手,将梳子举到玉玑子眼前,狡猾一笑,“那我给师父梳?我听说维扬城内新嫁人的媳妇都是他们相公梳的头。至于师父嘛……师父这么漂亮,澜儿愿意为师父效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畜生!敢嘴里占我便宜?

    玉玑子夺下元澜手里的木梳,沉声说:“只此一次。坐过去吧,我给你梳。”

    元澜高兴,头如捣蒜,连忙跑过去坐好,师父长师父短地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玉玑子拿起木梳,望着铜镜中映出的娇小脸蛋,手在元澜绵软的发间穿过,揪住了他的耳朵,“又在打什么坏主意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。师父快梳,再不动手,晨诵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元澜坐在镜前,笑得俏皮。他透过莲花镜,视线从玉玑子的肩一直落到腰,将手里的衣袍攥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玉玑子凝神,完全没有敷衍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认真地研究了“系统”说的“不要让他爱你,也不要让他恨你”,以为定是要他刚柔并济、恩威并施。他既对元澜管教颇严,不允许元澜有任何违抗,同时在这些小事上,他也是愿意宠一宠这个小徒弟的。

    玉玑子替元澜束发,又让他起身给自己瞧。元澜站在玉玑子面前,与之近在咫尺,看到对方唇角不经意勾起的小弧,心脏忙不迭漏了半拍。

    师父的手凉凉的,压在他的肩上,顺着双臂往下捏,每碰一处,那里就要发抖。师父比他高了许多,低头时眉眼多姿,清白的皮面如同上好的美玉,全坠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玉玑子没怎么发觉元澜的视线,想到未来几日他大抵不在云顶峰,担心这小畜生又偷跑下山糟人打了,便用拇指按住了元澜的眉心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元澜的额心就出现了一点红砂胭脂记,玲珑一颗的可爱。玉玑子也不说是送了三成功力护他,倒是元澜望着镜中的朱痣,猴儿急地扑到玉玑子身上问:

    “师父,这什么啊?”

    玉玑子冷笑,答曰:“乃是上古血咒!以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