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 大师姐 第(1/2)分页
底色 字色 字号

7. 大师姐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内容错误,不要使用阅读模式!】

]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师姐……”

“大师姐!”

元澜从床上慢慢坐起,昂起头向外瞧,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意。

石天惊白了元澜一眼,继续分析,“澜澜,师父一向最疼的就是你,没理由突然性情大变。你只挨了十八鞭,师父就暗地里让我带你赶紧跑了,感觉就像是在给黑岩那老匹夫做做样子。而且,师父为了给你治伤,不停地输送灵力,险些走火入魔。”

她的手里握着一杆银身尖刺枪,一把捶在地上,脚下便瞬时塌了一块。

元澜点头,笑得双眼半眯,“好~谢谢二师兄。下回我再下山,给师兄买美狐娘嫁给穷书生的话本!”

“不行!石天惊,你给我站住!”

“师父!是师父打的……”元澜默默低下头,但手指却好死不死地指向了石天惊,“但!是师兄怂恿的!”

石天惊还未答话,竹屋新装的门就被踹开了。

来人是玉玑子的大徒弟竹知晚,西方万佛山羽光寺上任主持慧觉的女儿。

“噗呲,小色坯,没良心的。”石天惊给元澜倒水,递给他,“这七天可都是师兄我在照顾你,你是不是也得感谢感谢我?”

一位红发高束,双臂绞满铁链的女人杀气腾腾地走了进来。

夜色如绸,风过林间,吹得竹叶飒飒。冷月一把弯钩,洒得玉玑子的竹屋小苑声静人清,透出几许暗凉。

“师父……”元澜迟疑,稍倾理直气壮地答:“师父……师父他好看!我就想着他!”

“什么!走火入魔?师父他没事儿吧……”元澜心中一紧,慌忙抓住了石天惊的手,“师父在哪儿?我要去看他!”

她得知元澜在哪里后,立刻就冲到了凰竹林,想问问到底是什么人,敢打她的小师弟!

石天惊往外逃,苦着一张脸,“师弟,你怎么跟师父似的,这也太记仇了。还有,师姐,咱们有话好好说,别一天到晚动刀动枪的行不行?”

“嗯?怂恿?石!天!惊!”

他们真搭。

所以,师父究竟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我替他出气,哭着求他,拿鞋给他穿,他都冷冰冰的,看向

石天惊才关好门,回头无奈笑说:“不是师父,是师兄。你这都昏过去七天了,还想着师父呢。”

坏师兄!让你给师父吹耳旁风说我欠教训!

竹知晚下山收伏三足鸡龙兽多日,一回大衍宗就听说自家小师弟遭人打了,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是谁打了澜澜!”

竹知晚手中的银枪煞时转出了花,飞身便要去刺石天惊,幸亏石天惊反应快才躲过一劫。

当年玉玑子在羽光寺一技败众僧,竹知晚就隐隐觉得这个人很特别。

元澜似懂非懂,灵光一闪,“师兄,你骗我的吧!”

石天惊一提这茬,元澜的脑袋就耷拉下去了,瘪着嘴问:“师父是不是真的讨厌我了?他从来没对我这么凶过,我害怕。”

“你想啊,你这么贪玩,师父从来都不管。这次他终于管了一次,还是血的教训!不是开窍了吗?”

“哦,你还知道怕啊,怕的话,那你就听话不要下山啊。”石天惊见缝插针地教育元澜,转而托着下巴沉思道:“其实吧,澜澜,我觉得师父这次打你倒也不是讨厌你,而是他开窍了。”

元澜横在塌上,梦中眉头乱皱,大喊了一声“师父!”,猛然惊醒。

“唉!你可再别说下山的事了,这次你在诫律堂受罚,还没记住教训吗?”

一个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妖,一个是人人唾弃不耻的私生女。
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