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、第七章 第(1/3)分页
底色 字色 字号

7、第七章 第(1/3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内容错误,不要使用阅读模式!】

]

江湖上的事很难三言两语说清楚,狗哥可能永远不明白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杀人甚至不需要什么像样的理由,有人甚至用“我想杀人了”这种荒唐的理由去结束别人的生命。

总之,别想从她这里拿到一文钱。

安小六的粥摊生意越来越好。

她拍拍身上和手里的土,站起来对跪在坟前的孩子说:“走吧。”

“唔。”

客人们从别家买饼买包子买茶叶蛋……带到安小六的粥摊这边喝粥。

她想,那把刀可能被杀掉赵刚的刀客拿走了。

“姊姊,赵大哥是好人,你要让判官伯伯送他去一个好人家。”

【“您的紫苏粥卖出了两文钱。”】

安小六平静地说:

安小六的粥香得过分,价格又便宜,因为只卖一种粥也没挡别人的路,最初几天生意很不错。

清晨,天还未亮。

安小六打听过了,这伙地痞都是附近没脸没皮的闲汉,他们不敢对本地人和有钱的外地人下手,骚扰目标精准锁定在没权没势的外地人身上。

因为干的不是杀人越货的勾当,就算官府来人抓他们,他们也不怕,牢里蹲几个月可能比外面晃荡着还要滋润些,官府也拿这些滚刀肉没辙。

说来难过,赵刚将自己的匕首送给姐弟俩防身,但姐弟俩第一次使用这把匕首却是挖土帮赵刚下葬。

男孩一步三回头地看着那方矮矮的坟,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:

……

狗哥哽咽地说:“姊姊,你不是和地府那边关系好吗,让他们把赵大哥放回来吧,赵大哥、赵大哥是好人啊。”

狗哥从附近移了许多野花,栽种到赵刚的坟前。

人命是什么。

他不能理解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说死就死了。

一个江湖人想要证明自己杀死了另一个江湖人,自然不可能将对方的尸体搬来搬去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拿走对方身上一件标志性物品。

眼下虽不是春天,却也是极好的时节。

在系统的指点下,安小六来到凤阳城第二繁华的大街,在巷子与大街的交叉口开始卖粥。

安小六推着那辆破旧的板车来到一条宽敞的大街。

“积润初销碧草新,凤阳晴日带雕轮”。

有人劝安小六破财免灾,安小六最初也是这样打算的,但一想到自己起早贪黑淘米洗菜,天不亮就要爬起来干活,她只想把那些懒汉的手脚敲断。

想要白吃白喝不说,还想收保护费。

狗哥哭得很伤心。

【“您的紫苏粥卖出了一文钱。”】

但这两日情况又有了变化,城内一伙地痞盯上了安小六的粥摊。

温庭筠这首《和道溪君别业》道尽了凤阳的春色。

“我会的。”安小六轻声道。

十天前,她和狗哥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凤阳城。

“赵大哥再见。”

期间安小六试图寻找赵刚的那把大刀,但找了一圈一无所获。

太阳渐渐升起。

男孩希望破灭,伏在尸体旁边哇哇大哭。

安小六和狗哥将赵刚搬到车上,找了一个就近的地方埋了。

赵刚是一名刀客,他身上的伤都是刀伤,可见杀死他的也是一名刀客。

安小六望着赵刚完全僵硬掉的身体,陷入沉默。

“对不起,那里只能进不能出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【“有人试图在您的紫苏粥里加怀孕的蟑螂。”】

.


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