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怪少年(13)
底色 字色 字号

奇怪少年(13)

    那个男生的面色瞬间变了,巧遇的喜悦减退,添了那么点挫败与忐忑:“学姐,你不记得我了?在篮球场我们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当时还因为在篮球场踢足球的事被说了一顿。其实他那天没有想在篮球场踢足球,就是瞧见了叶渺一时欢喜,想引起她的注意力,想也没想就将抱着的足球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让叶渺帮着捡球,而后趁机上前搭话而已,不曾想那一脚踢得太猛差点砸到人。事后他也懊悔过,好在没真的把人伤到。想过再次见面学姐可能会骂他,也可能会笑着说没关系,就是没料到人家压根连他是谁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篮球场?”叶渺还是没想起来,又不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表现出来,便敷衍了两句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戴着帽子的男生张了张嘴,他想问学姐是否可以交换联系方式,以及对于那封情书的回答。那封粉色的、倾注了他许多心思的情书送出去已经好久了,迟迟没有得到一个答复。

    那个周末他在电影院门口等了很久,久到那场电影都放映结束了都没等到人来。他觉得这是一种无声的拒绝,又怀着一丝侥幸,或许学姐只是没有看到那封情书,因而总想找个机会亲口问明白。

    但当他真的站到了面前,又感觉没必要问了。被目光不善的少年一直盯着,他也问不出口,只尴尬地笑了下,说了句“祝学姐周末愉快”就跑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这人还挺奇怪的,跑过来就为了打声招呼?”叶渺完全不知道情书的事,还感觉这男生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而沈望是记得这人的,那天差点踢球砸到叶渺,还有离开前依依不舍的那个眼神。关于女孩儿的一切他全都记得,并且在看见那人靠近时下意识感到不高兴,很想把人赶走。

    他非常讨厌那人的眼神,不喜欢那人瞧着叶渺的视线。好像除了他自己,他厌恶任何人用那种期盼、欢喜的目光将身旁这姑娘望着。

    抿了唇,沈望垂下眼睑,将眼底的那抹阴霾掩藏。再次抬眼,少年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,蜷着的手摊开,一枚精致的发夹躺在掌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是送我的?”见少年指尖捏着那枚毛茸茸的发夹递到自己跟前,叶渺脸上顿时绽开了笑,眼睛都更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最喜欢这种毛茸茸的饰品,每回逛街总要去饰品店看看,不过很难挑到合心意的。要么价格太贵,要么就是茸毛质量不好,看着不漂亮。所以尽管很喜欢这类头饰,但其实她自己也就只买过那么一两个,还很少用。

    “嗯。瞧着好看,觉得你会喜欢。”很早前沈望就发现她喜欢这种毛茸茸、看着无害的东西,不单是指饰品,连路边的小猫小狗她瞧见了都会忍不住上前摸一摸。

    本想接过少年手中的发夹再表示感谢的,不想沈望直接伸手将发夹别在了自己的头发上,还将自己被风吹乱的发丝理了理。盯着少年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,鼻间萦绕着少年衣服上皂粉的清香,叶渺感觉一股热气从心口的位置不断往上蹿,烫得她脸上都隐隐发热。

    流连的视线划过少年精致的眉眼,扫过他挺翘的鼻梁与淡粉色的嘴唇,最后落到少年性感的喉结上。像被蛊惑了一般,叶渺忽然就很想伸手戳一戳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但手伸到一半及时清醒了过来,迎上沈望疑惑的目光,她有些羞愧。暗道自己真是个喜好美色的,瞧见人家长得漂亮就禁不住想动手动脚,着实招人唾弃。

    在心里吐槽了自己好几轮,叶渺变扭地将视线从少年身上移开,讪笑道:“我很喜欢,谢谢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沈望缓缓地勾了唇,轻声回答。那不算什么礼物,就是个小玩意儿。他真正想送出去的另有他物,只是还不到时候。

    周末也就一天出去玩了,另外一天叶渺与沈望都是待在家里的。小区坏境清幽,不会有人大声喧哗,因而在家学习效率也是很高的,不用专门乘车赶去图书馆之类的地方。

    卧室采光好,叶渺习惯待在房间做自己的事。而沈望也是安安静静,除了跟叶渺,放假几乎没出过门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应该都喜欢出去疯玩,叶渺很好奇少年一天到晚待在房间做什么。自己是懒得动,那沈望是什么情况呢?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直接问,便借送水果拼盘的由头进过几次他的房间,发现少年一直坐在电脑桌前对着键盘敲敲打打,不像是玩游戏,输入的都是一些她看不懂的符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见叶渺盯着电脑屏幕看,沈望难得有些腼腆,解释道:“就是随便玩玩的,打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看少年不是很想细说,叶渺也没多问,将水果放下后便离开了。关上门她才想起自己有事想问沈望的,她想问少年期中考试感觉怎么样,以后需不需要自己帮他补课。

    毕竟高考还是很重要的,从现在开始努力还不算晚。然而到了周一,她就发现自己白担心了。高三组的老师批改试卷效率很快,也就周末两天时间,连年级排名的成绩表都整理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