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怪少年(5)
底色 字色 字号

奇怪少年(5)

    “散了吧散了吧,哈哈。都这个点了,该回家吃饭啦。”叶渺站在两拨人中间调和,张跃平抚着自己肿起来的半边脸冷哼一声,率先转身离开,临走还带了自己的一群小弟。

    现场就剩下赵越他们了,叶渺暗自松了口气,皱着眉问赵越:“不是说你病了,怎么还约人出来打架的?”

    赵越冷着脸把头转到一边,下巴扬得高高的,表情十分高傲:“你管我?念念叨叨的,比我妈还烦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到现在赵越都不清楚自己怎么会与叶渺产生交集。叶渺在学校也是个名人,自高一入学以来就没有掉出过考试成绩光荣榜前三,是标标准准的别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们班的班主任是一班班主任的爱人,经常在班里夸奖叶渺,说她刻苦努力,上课特别认真,还借来她的笔记本让他们学习如何做笔记。开家长会也是拿叶渺做典型,说她如何如何,不晓得的还以为叶渺是她教的,而不是她爱人的学生。

    说的次数多了,搞得他爸都记住了叶渺的名字,还问他跟这个一班学生熟不熟,能不能请她帮忙补课。钱不是问题,多少都可以。

    赵越当即就翻了个白眼,跟他爸呛声说别想了。人家是好学生,一天到晚埋头学习,哪有时间给人补课啊。何况他们又不熟,一句话都没说话。自己倒是在光荣榜上看到过叶渺的照片,但叶渺肯定不晓得他是谁,毕竟他的名字又不叫学习。

    然而话说早了。那天阳光明媚、天朗气清,赵越泡在网吧打了一天的游戏,觉得眼睛有些干涩便想休息一会儿,出去买点吃的填肚子。不想出了网吧门口一分钟不到,就被迎面冲上来的人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脚下酿跄,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却被从斜后方飞射过来的篮球砸了头,不偏不倚,刚好砸在他的后脑勺上。捂着自己被砸到的地方直抽冷气,赵越很想发火的。

    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怯生生地跑过来,从他脚边捡走篮球,说了声对不起一溜烟儿地跑没了影,消失在街道拐角。

    总不能跟个小屁孩计较,赵越只得自认倒霉。没想到撞到他的那人还没走,声音轻轻软软的,问他有没有事,是否需要去医院。

    闻声抬了眼,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儿。长头发披肩,碎发用毛茸茸的粉色发夹别起。小嘴巴、小鼻子,眼睛水汪汪的仿佛会说话。没有化妆,看得出来皮肤很好。穿了身素色的连衣裙,微风吹动裙摆,连带着发丝也随之飘扬。

    那是赵越见过的最美好的画面之一。在自己回答没事,不需要去医院后,不晓得是不是错觉,他总觉得对方的语气有那么一些遗憾。然后下一秒,一杯奶茶就“不小心”地泼到了他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赵越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奶茶是温热的,倒不至于烫伤人。令赵越产生疑虑的是当时两人都站着,跟前的女孩儿忽然来了一个平地摔。那一刻他以为叶渺暗恋自己已久,想借机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然而他发现自己想错了,还错得离谱。那杯奶茶一滴没撒地全泼到了自己身上,而叶渺做了个往后假摔的动作,故作艰难地站稳脚步,拍着心口说好险。又问他没事吧,需不需要帮忙洗衣服?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越冷漠拒绝,不曾想被人直接上手把外套扒了。他站在街口吹着凉风,眼睁睁瞧着叶渺抓住自己的外套跑得飞快。搭乘的摩托车调了个头往他这边驶来,最后喷了他一脸的尾气。

    那件外套被洗干净后,是叶渺亲自还给他的。自那后,这个好学生就经常来找自己,不做别的,就是督促他不要旷课打架。还说什么打架不好,容易伤人伤己。在学校有事就找老师,其他时候善用报警电话。

    这些话赵越往往左耳朵进、右耳朵出,根本没放在心上。为避开叶渺,连学校附近的网吧都不去了,专门跑到了更远的地方。神奇的是,他都这么烦了,也没真的跟叶渺红过脸。或许忠言逆耳,他潜意识里知道这些话是为了自己好,就是听不进去而已。

    “喂,你打我一拳,我都没跟你计较了。就随口说了你一句烦人,至于露出这样的表情吗?”见叶渺怔住了,样子看着傻傻呆呆的,赵越有些不自在,想说句抱歉又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酝酿了很久刚张了嘴,他被人一把扒拉开,叶渺直直地往墙角的位置小跑过去,赵越这才看到原来还有一个人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沈望,你怎么了?”叶渺跑过去扶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少年微微弯了腰一只手撑着自己的额角,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,看起来很难受。在叶渺的手挽上来时神情一僵,忍了好久才没有将她推开,颤着声线道:“有些头晕,我们可以先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马上就回去了。”叶渺没有迟疑,搀扶着他慢慢往门口走。而脸色苍白的沈望嘴角勾了一抹笑,回头望了一眼,神色是说不出来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操。”目送二人走远的赵越当然瞧见了少年的那个回头,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他禁不住搓了搓胳膊,嘟囔道:“什么毛病啊,没事露出那么阴间的表情干什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