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章 收获满满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三百五十章 收获满满

    何晨也是听着这几位水基修士的论道,方才从他们的话语中了解到,他们在空中的飞行速度,比起筑基之前竟然提升不大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何晨飞行的速度,在以气筑基得成之后,当即便加快了好几倍,而且随着他对于气的掌握愈加深厚,此后这数个月里,他的绝对速度还在继续增长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若是不算法力耗费与精神消耗,拼着飞到昏迷,当初需要十多天才能抵达的路程,现在的他理论上来说,三日便能抵达。

    但是以水筑基的修士,在筑基之后的空中飞行速度,实则可能也就比何晨筑基之前稍微快上一些而已,若是飞行之术并非上佳,可能还不如筑基之前的何晨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对于水基的筑基修士来说,长途赶路,以水遁之术在江河之中穿行,才是最为合适的办法,不仅速度快,而且还省法力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这几位修士在此商讨优化水遁之术的缘由所在。

    水遁,对水基修士而言,当真重要。

    同样对水有所感悟的何晨,听着几位水基修士对水遁之术的种种思索,从各个方面以及各种实际意义上论述着自身的想法。

    种种在水下遁行会遇到的问题,以及水本身会出现的问题,全都在这些修士的讲述之下,进入到了何晨的心中。

    第一次听人论道的何晨,只觉收获满满。

    几位修士论道中,作为基础讲出的东西,对何晨来说,不少都是不曾知道亦或从未想过的学问,仅仅是这些内容,都能让何晨心中灵光无限。

    原本在何晨看来单薄简单的水,骤然便变得浑厚深奥,一重重的感悟,简直感悟都感悟不过来。

    往往前面两句话听完后,刚有了灵感,让何晨沉醉在某一思想之中,而另外一名修士的几句话语,又让何晨当即有了截然不同的另一番创想。

    此前生活中与水相关的境遇,与修士们所讲述的内容相结合,便自然有学问被何晨恍然消化。

    这其中,甚至还有修士正好讲到了水之深浅与水中压力的问题。

    何晨此前挖地道通水脉时,被湖底水流冲得毫无抵抗之力的缘由,也在这般讲述之下豁然开朗,不再是一团不知方向的迷雾。

    于是,在数位修士你一言我一语的探讨论道之中,何晨对水的理解与感悟便蹭蹭直涨。

    修士们提到的各种与水相关的学问,何晨能理解的就理解,不能理解而又不曾经历的便当即记下。

    几位修士到底是在相互论道水遁之术,涉及到的其他学问,往往简单的寥寥几句,外加只有结论而无过程与具体可感的真实景象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样,何晨都已是大有收获。

    这一听,便已是半天的时间恍然而过。

    清晨赶来的何晨,此刻已被偏斜的午后阳光自论道殿外照来,此刻,显然已是下午时分了。

    而经过了数名水基修士数个时辰的商讨,几人论道的水遁之术细节,也......

    “唉,水遁之道,当真难矣!”

    “这般看来,此种方式对水遁之用,当真无甚实效啊!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此前出声论道的几名修士,此刻一个个唉声叹气,面上都分明是遗憾之色。

    经过他们数个时辰的论道,成功地将几人提出的想法全都否定了。

    这数个时辰的商论,对于他们所在意的问题而言,等同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明明一开始的时候,这几名修士从各自的角度提出的方向,确实都抱有很强信心,但到底法术修正,不是有信心就可以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几位修士的脸色上却并未如何,仍是寻常颜色,显然并没有谁因此太过气馁。

    法术么,本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成效的,一天的论道没有结果相当正常。

    几名修士暂时安静下来,各自整理思绪,而何晨也借着这个时机整理着从几名修士的讲述之中学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晃眼,两三刻钟的时间倏忽而逝。

    两名修士冲其他修士点头示意后自行离去,而其他修士,安静了一会儿后,又渐渐对着水之道宽泛地聊起了几句。

    这般泛泛的论道,实际意义虽然不大,但是何晨此前也从未听过,其中不少观点对他同样有相当的启发性。

    是以,何晨便继续留在论道殿中,认真听着这般的论道内容。

    直到日头偏斜,论道殿中亮起烛光,那三名论道的修士便慢慢有人离开,整个论道也便散了。

    何晨随着最后两名修士一同出了论道殿,在大殿门口,他冲着两位修士一拱手,问道: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道长所讲,我今日收获颇广,不知你们明日什么时候开始论道?”

    尽管今日论道殿的修士不是为了何晨才论的道,但学到了这般多学问的何晨,对几位修士还是颇为感谢。

   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