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逢场作戏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527章逢场作戏

    她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数不尽的风情,以至于奶娘很容易就忽略了她其实比自己年龄小的事实,微微长大嘴巴,有些不可置信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怎么会?从给小孩治病的房间里,居然出来了一个大美人?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子的剧情走向?

    七皇子在大殿之上当着群臣的面杀了三皇子的剧情都没这个离谱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奶娘不自觉远离她,自己这辈子看的最多的就是人,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性格,基本上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……看起来温良无害,可她的眼睛里,却有着杀伐的气息,无端让人产生恐惧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是大夫,是来医治里面那个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这种奇怪的感觉被奶娘统统抛之脑后,一颗心都在洒洒那小东西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治她的?那孩子的情况还好吗?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大夫不去看她,似乎很不屑一顾的模样,摇了摇头,“我自诩医术高超,一向没治错过人,这孩子也许是因为淋了雨的缘故才起的高热吧?

    这么小的孩子……”她唉声叹气地摇了摇头,有些惆怅,“不怕瞒着你们,这样的患者,就算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了,我尽力了,那孩子……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顿像是锤子一样敲在每个人的心上,奶娘心里有些得意:看,不就是一个丫头片子吗?想弄死她还不容易?看!不就是淋了一会雨?这就死了,果然命里该死!

    落落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,看了一眼格桑梅朵,期间大夫丢过来一个让她们看着办的眼神,她们立刻懂了

    落落一下子就激动起来,眼泪一瞬间淹没了脸颊,混合着天上掉下来的,分不清楚哪个是雨水,哪些是泪水。

    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拿住奶娘的衣领,用尽吃奶的力气提起来一点点,却没支撑住,很快又放下去,“都怪你!都怪你!!要不是你,我家女公子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格桑梅朵也冲过来应和她,咣咣往奶娘身上来了两拳,奶娘心里饶是觉得她们表现得这样悲伤让自己不太舒服,到底也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低低看着她们,一把推开,“够了!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,你们休要得寸进尺,在我下一次来国师府之前,最好好好夹紧尾巴,别让我逮到你们!”

    留下这警告,她本想一走了之,不再沾染这里的晦气,但想起来四皇子冰冷冷的脸庞,突然又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身在京城的,一个个都是人精,还是小心为上,那孩子再小,再经不起风雨,好歹也是个活物,就算是只小猫小狗,就这么一小会,还有被就活的风险呢!

    想着,她就要往里面走,非要亲眼看看洒洒的尸体不可,大夫却拦在她面前,一脸大气凌然,“人确实已经死了,这么短时间内就迅速死亡的病例,我这辈子也没见到过几个。说不定有传染病,”

    她看向落落,很熟稔的样子,一看就是这府里的老人了,“落落阿姊,你去让人拿点油和柴火来,就这么点了吧,总好过有传染病传给他人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落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阿姊惊得一抖,心里默默说了几遍不敢不敢,表面上却要强撑着,一副觉得她说得对,但又十分不舍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我们府上的女公子!能不能……能不能让我再看她一眼?就一眼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两人一唱一和,大夫面色严肃,为她解释事情的严重性,“你知道什么是传染病吗?

    就算你没有碰到她,哪怕只是远远看了一眼,都有可能中招!别犹豫了,落落阿姊,想想国师府上的其他人!

    国师大人不在,这里唯一能做主的就是您了!咱们孤立无援,主子们都不知道去哪里了,总不能因为一个死人,葬送那么多人的性命吧?!”

    奶娘用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她,没错,这才是一个人最正常的思维吧,她就说这国师府里怎么上上下下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这里的下人一个个的都像是被灌了迷魂汤一样,为了个不值钱的丫头片子,一个个都疯魔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尚且如此,倘若来日自己又来刁难他们府上的小公子……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奶娘这大半辈子什么都没怕过,现在却有些怕了,她真心希望四皇子能把这个差事交给其他人去做,自己可不想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轻巧!”落落完全沉浸在了失去洒洒的悲痛之中,表现出来的亦真亦假,“你也知道洒洒是我们府上的女公子?

    难不成忘记了国师大人跟将军大人对我们的恩情了吗?你就是这样报答他们的?两位大人若是已经死了,九泉之下听到这些话都不会安息的!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任谁也应该撂挑子不干了,可这大夫似乎真的怕死一样,双手叉腰,一溜烟走了下来,奶娘甚至都没看清她的动作,就突然冲了出去

    一边跑着,嘴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