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失而复得此生幸 第(1/2)分页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三章失而复得此生幸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内容错误,不要使用阅读模式!】

]

慕之明扑跪在龚氏面前,泪如雨下:“母亲,我定会争气的呜呜呜,我会勤学补拙,韬光养晦,然后护好你们,护好慕家,不辜负给予我情义的每一个人,立志扫恶荡浊,换清净世事,不再一叶障目,任人摆布。”

厢房,慕之明望着铜镜里自己稚嫩的面庞,慢慢从重生这件事里缓过神来。

他想起种种前尘往事,最为困惑的,莫过于自己死后,为什么会见到顾赫炎。

“父亲!”慕之明又冲着慕博仁哭,“务必谨言慎行啊父亲!稍有不慎,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。”

-

慕之明青丝散乱未束,披衣未系,踩在脚上的布履还是方才采薇拦着他,强行让他穿上的。

“采薇

“少爷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估计是看了什么闲书,做噩梦了吧,离朱不哭啊,不许乱说话,瞧把你爹吓的。”龚氏抚着慕之明的背,连声安抚。

难道……

燕国公话未说完,厢房门突然被推开,一人冒冒失失地闯进,把屋里的人全都吓了一跳。

慕博仁吹胡子瞪眼,双手背在身后教训慕之明:“四书五经不看,天天看些消磨心智的江湖杂事,瞧瞧你现在衣裳不整的模样,真是惹人耻笑!采薇呢?采薇哪去了?赶紧把世子给我带回厢房,仔细梳洗!”

燕国公慕博仁正与其妻龚氏在厢房内用早膳,提及‘春猎祭祀’一事。

“嗯。”慕博仁点点头,“离朱自幼就深受贵妃娘娘疼爱,应当是我太久未携他入宫请安,估计娘娘想念了,所以今年……”

“这孩子!说什么胡话呢!!”慕博仁吓得脸色煞白,连连拍桌,“什么‘死不死’的,这些话岂能乱说?中什么邪祟了!”

是由于这个缘故吗?

慕之明看着温婉贤淑的她,忍不住想起上一世,采薇在抄家时为了护着自己,跌倒在府邸门前的石阶上,那时她身怀六甲,体虚气弱,这一摔,鲜血渗阶,一尸两命。

一声轻唤,将慕之明的思绪拉回如今,他抬起头,发觉采薇已为自己束好了发,铜镜里,是一位容貌尚稚嫩年幼,但已然清隽无双的凤雏白衣少年。

那是他年幼时,顾赫炎赠他的生辰贺礼。

“这可是恩宠大事,万万不可怠慢贵妃娘娘好意。”龚氏道。

前世抄家时,府邸一片混乱,慕之明随手藏起一把刀护身,事后才发现是鸳鸯携子匕首。

闹得鸡飞狗跳的清晨就般结束了,好似大梦一场,终是醍醐灌顶。

“少爷,昨夜可是浅眠惊梦了?我方命人去取些安神香来,夜里临睡前置香炉里点燃。”采薇拿浸过热水的巾帕,温柔地帮慕之明擦拭双手手腕。

是因为他上一世临死前,用顾赫炎赠予之物自尽,所以才在死后混沌时,见到他吗?

“这几日我可从未苛责过他。”慕博仁喊冤,“真是六月飞雪。”

“离朱?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慕博仁倏地站起身,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无规无矩、衣冠不整的少年是自己的儿子。

“哎呦。”龚氏见他哭成这样,心疼不已,揽人入怀,轻声安抚,“到底怎么了?难道是因为功课之事,被你父亲责骂了吗?”

还是龚氏七窍玲珑心,立刻屏退屋内侍奉的下人:“离朱,乖儿,你这是怎么了?不怕,同娘说。”

“贵妃娘娘叨念兄妹之情,唤我和离朱过几日进宫面见圣上,一同前往九曲山,参与春猎祭祀大典。”慕博仁道。

“父亲,母亲……”慕之明一见到他们,才擦净的眼泪,顿时重新涌出眼眶,失而复得的心绪再压抑不住,顷刻决堤。

慕之明前世割腕所用的刀片,是从鸳鸯携子匕首刀柄中取下的子刃。


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